<delect id="vpukg"><pre id="vpukg"><sub id="vpukg"></sub></pre></delect>
      <em id="vpukg"><ol id="vpukg"></ol></em>
      
      

      <dl id="vpukg"></dl>
      <em id="vpukg"><ins id="vpukg"></ins></em>

      <sup id="vpukg"></sup><div id="vpukg"></div>

        <div id="vpukg"></div>

        孟彦弘将宰相制度研究提升到更高平台记祝总斌先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3 次 更新时间2019-02-05 12:31:51

        进入专题 宰相制度  

        孟彦弘 (进入专栏)  

        祝总斌先生的?#35835;?#27721;?#33322;?#21335;北朝宰相制度研究新近由?#26412;?#22823;学出版社印行了新版承责编张晗兄寄赠一册装帧印制均极好这应该是第三版了第一版是1990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印的小三十二开锁线平装任意从哪儿翻开都会自然展开不会合上更不会断开惟一美中不足就是有四张?#34892;?#32440;?#20445;?#20294;有两张在书末所以并不扎眼后来中国社科将此书归入社科文库?#20445;?#21360;成了较为讲究的大三十二开但打开?#20174;行?#36153;劲打开了不用东西压着就会自然合拢北大的这一版精装锁线用纸好排版也好疏朗美观与中华书局2009年为祝先生印制的材不材斋史学丛稿可相媲美这样的印制?#25490;?#24471;上这样的书宰相制度是中国古代制度中最为重要的一项内容有关这个问题的论著很多但论深度论贡?#31069;?#25105;觉得这部书是最优秀的套用一句朋友的话没?#20804;?#19968;


        至少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学界都将宰相制度作为理解中国古代制度的一个枢纽这跟学术界讨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皇权?#20219;?#39064;密切相关跟所谓中国封建社会的长期?#26377;?#30340;问题也有点关系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期对中国制度的发展有个认识那就是皇权越来越强化专制主义越来越严重?#29615;治?#31206;汉到隋唐的中央政治制度的演变皇帝身边的内臣及机构不断外化为朝廷的机构祝先生这本书所着重?#27835;?#30340;尚书中书门?#25314;?#27491;是这样一个过程到了唐初这三省的长官成了当然宰相?#20445;?#21442;加政事堂会议认为其动力或根本原因就是皇帝与宰相的矛盾或谓之君相矛盾这成了一个基本的?#27835;?#26694;架对明清的中枢体制演变的?#27835;z不?#26412;是这个框架港台影响比较大的一些学术论著基本是对材?#31995;?#25910;集梳理甚至是堆砌?#26377;?#30340;是五十年代以前的学术脉胳主要是政治系出身的学者的研究理路


        祝先生认为首先要对宰相下一个定义即具有什么样的权力的人或机构才能称之为宰相他认为必须具有两项权力一是参政议政权主要是能与皇帝议?#25314;?#21442;与决策二是监督百官执行权即能直接领导政府部门进行行政运作不能同?#26412;?#26377;这两项权力即不?#30343;?#20316;宰相我们知道所谓宰相?#20445;?#22312;中国古代大多数时候是个泛称如果不进行定义问题就无法深入讨论有时说了半天争了半晌其实大家并不在一个平台上是各说各话这当然不利于问题讨论的深入


        这个定义在宰相研究史上我认为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这使得宰相制度的研究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平台上当然这个定义是不是能贯彻到两千年的帝制当中还可以再讨论我倾向于把宰相视作介于皇帝与行政或政府部门之间的一个机构这个机构有?#31508;?#30001;几个相关的部门共同组成就人员而言有?#31508;?#19968;个人有?#31508;?#20960;个人它当然要参与最高的国是决策重要人事任免的讨论但对政府或行政部门的指使或领导又具有弹性有?#31508;?#30452;接而有力的有?#31508;?#38388;接而?#20808;?#24369;甚至无权直接下发指令皇帝的终身性世袭性决定了这个中间机构存在的必要性帝制的特点又决定了皇帝的权力具有弹性所以不同时代不同情景宰相作用的发?#21360;?#26435;限的大小各有不同需要具体问题具体?#27835;保?#36825;倒未必能?#24471;?#30343;权或专制程度?#20219;?#39064;


        这部书具体研究的是两汉?#33322;?#21335;北朝即汉到隋以前的七百年间的宰相制度他用自己的定义具体而细致地研究了三公尚书中书门下这几个重要的机构是不是宰相机构是在什?#35789;?#20505;怎样一?#35762;?#25104;为或不再是宰相机构的所谓具体而细致?#20445;?#26159;指他将相关材料特别是官文书放到具体的政事运行过程中来加以?#27835;?#21644;考辨这正是近年学界所极力倡导的活的制度史的研究方法正因为是这样的研究方法和研究视角就导出了他在理论?#31995;?#19968;个贡?#31069;?#21363;这七百年间宰相制度演变的原因或动力不是所谓君相之争而是出于?#31508;?#30340;政治需要这就使原来的那?#33268;?#36753;飘浮的解释落到了实处不是事外求理?#20445;?#32780;是体现在具体的运作中的理在事中周一良先生曾高度评价此书说祝总斌研究?#33322;?#21040;南北朝的宰相制度以这段时期皇权相权的相互关系为线索追溯了从汉代三公到唐代三省之间的演变把八百年间中枢政权所在作了细致深入的?#27835;保?#27605;竟是书生?#26412;?#21313;月文艺出版社1998年146页关于此书的具体中肯准确的学术评价可参祝先生高足陈苏镇先生的书评初刊于此书初版伊始的1991年收入其?#35835;?#27721;?#33322;?#21335;北朝史?#25509;ġP?#21271;大出版社2013年


        北大历史系中古史老先生的课我几乎都旁听过但听得最多的是祝先生的课我听过他开的史学史法制史两汉?#33322;?#21335;北朝宰相制度史他还开过?#33322;?#21335;北朝史专题研究不知何以我错过了新版的这部书就是他当年的授课讲义1990年初版后记中祝先生说这是我多年讲授的专题课两汉?#33322;?#21335;北朝制度史中有关宰相制度的一部分内容经过整理扩充1987年秋撰成此稿我在北大三教旁听这门课时这部书正在印制过程中课间请益时祝先生曾说此书出版送我一部但印出来没赶上祝先生开课所以没能像其他学生一样得其赐赠他的学生韩树峰兄跟我最熟力劝我拜谒索讨我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于是自购一册并随?#20013;?#20102;一则题记一九九一年购于鼓楼社科出版社服务部前此则于三教听祝先生授此课也?#26412;?#21271;大的同学说田馀庆先生很乐于给学生赠书但不大愿请学生吃饭祝先生则正?#23391;?#21453;我得田先生赐书甚多几乎每出一部即蒙他赐赠一部但确?#24471;?#21507;过田先生的饭在他晚年某年元宵节前后与韩树峰侯旭东二兄趋谒闲聊间蒙师母赐?#31243;?#22278;我想这不能算祝先生日后也曾赐予其论著但我却也?#29992;?#21507;过他的请所以这?#21364;?#35328;大概只有与他很亲近的嫡传生?#35762;?#33021;证明吧


        祝先生八十岁生日正逢中华书局出版其材不材斋史学丛稿中古史?#34892;?#20026;他举办了贺寿座谈会会上祝先生说自己早年定的一个目标就是能完成百万字的成果他说自己七十年代从法律系转入历史系主攻?#33322;?#21335;北朝史但连卢弼的?#24230;?#22269;志集解?#33539;济?#29992;过我想这个量化的指标是他?#23472;?#24049;的鞭策和要求况且那时大家哪能知道文革何时结束什?#35789;?#20505;教学科研能真正走上正轨呢他在我与中国古代史学?#25191;?#31179;二编朝华出版社1999年中所说开始一段时间可以说是不得其门而入逐渐摸索出一点门径的过程中大量旺盛精力?#30452;黄认?#32791;在无谓的运动文革之中?#27597;?#24320;放好日子到来了已垂垂老?#21360;?#21487;谓真实写照这个指标在?#31508;?#30475;来实在也是不易达到的


        2006年在各出版社经济效益不是太好大家都不大愿意印行学术论著时张国安兄积极张罗几经努力终于请三秦出版社为祝先生印行了两册分别名为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研究共计七十馀万字的材不材斋文集在后记里祝先生说这是我1982年以来教学之馀所写古史文章的结集内容上起先秦?#24405;?#26126;清而以?#33322;?#21335;北朝和古代政治制度史为主他在我与中国古代史中也说从我的经历看应该说直到八十年代五十岁时才真正进入中国古代史角色发表?#20174;?#33258;己观点的文章


        从1982年到写这篇后记的2004年也不过二十年的时间?#30001;?990年印行的近三十万字的?#35835;?#27721;?#33322;?#21335;北朝宰相制度研究正好百万字在进入角色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完成百万字的学术论著并不容易何况论集所收均为专门性的艰深研究没有一篇是常识性的介绍就研究所涉及的内容来说既有法制史又有史学史还有思想史甚至文学史他本是学文学出身既有他所倾力专攻的两汉?#33322;?#21335;北朝也有宋代明代和清代无论是断代还是研究内容跨度都很大这也意味着作者必须付出更多的精力才有可能真正掌握相关问题的基本史料和相关领域研究的基本状况在一个领域里的深耕细作与跨出领域之外的开垦?#24230;?#30340;精力是成几何?#23545;?#38271;的周一良先生在我和?#33322;?#21335;北朝史中曾从宏观上总结过祝先生的成果祝总斌先生研究秦汉?#33322;?#21335;北朝史能够观其会通?#20808;?#21496;迁说通古今之变他的宰相制度的研究是其一例?#20445;督价?#26333;言新世界出版社2001年83页


        祝先生虽谦称自己真正进入中国古代史角色较晚但事实上他的知识面很宽特别是在小学方面下过大功夫这在历史系他的师友中是有共识的他的藏书也很多有1972年以后的整套考古这在一个以研究文献见长的学者的书斋中是少见的


        ?#23376;?#31216;文如其人字如其人?#20445;?#25918;在祝先生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他的字精瘦有力一丝不苟讲课时的板书?#20219;?#22909;看醒目文字表达精干乃至于?#34892;?#30828;逻辑清晰严密常常是一二三甲乙丙123这有点像语言学的论文当然还没有到语言学论文每一段落都加标序号的程度写作时他常爱自设问句但回答时常用一否字比如实际情况是不是这样呢否然后详引史料一一切加辨驳清晰透彻令人信服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北大历史系中古史最强以?#33322;?#21335;北朝史的研究来说老辈是出生于1913年的周一良先生中间是出生于1924年的田馀庆先生最年轻的就是出生于1930年的祝总斌先生田馀庆先生在周一良先生周年祭师友杂忆海豚出版社2014年中说周先生在毕竟是书生中说到八十年代以来他在历史系与祝总斌先生和我三人形成系内?#33322;?#21335;北朝史方面松散而亲密的联盟此事是我与祝先生出于对周先生的敬重希望他能领着我们开展研究而向周先生提出的多少有拜师的意味周先生?#31508;?#29992;松散的联盟五个字一锤定音至于亲密一词是他根据后?#35789;?#39296;年?#27425;?#20204;在科研方面的联系而?#30001;系ģ?#20934;确?#20174;?#20102;实际情况表达了他自己的感受对我来说也是荣幸这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可遇而不可求的学术小环境三位先生治史各有擅长祝先生以研究制度史知名事实证明这也确实是非常适合他的一个领域有像?#35835;?#27721;?#33322;?#21335;北朝宰相制度研究这样的成果可谓良有以也虽然祝先生总?#34892;?#20104;人以?#25226;?#26144;在周田两位先生之下的感觉研究的课题有难易和重要与否之别但无好坏之分能找到自?#21512;不?#21516;时又适合自己专长的学术专攻实在是很重要的


        祝先生的为人可谓有口皆碑这不是形容不是泛称而是实录?#36739;?#32842;天他也极少月旦人物评说是非我总觉得人人背后都?#31561;ˡ?#20154;人背后都被说?#20445;等?#19982;被人说是常态我很乐意?#31561;ˣ?#20154;说我我也无所谓反正这又不是装入档案袋中的组织部门的评鉴既不会影响一个人的地位和前程也不会削减他的成就和贡献本着这样的目的跟祝先生请益聊天我就难免觉得不带劲说的话可以给?#39759;?#20154;听那就不容易有亲近感我这是典型的小人之交?#20445;?#31069;先生?#35789;?#26159;对学生也不随便?#20445;?#32842;天时甚至让人感到他?#34892;?#25304;谨同时他又极为客气我们趋府拜谒他必定送下楼有时还会陪着走至小区门口?#35762;?#36716;回我总觉得常去拜谒会增加他的负担


        他的谦退平和是出了名的我听他的一位老学生说某?#25991;?#36212;外地参加学术会议说好是随田先生一道去的临了田先生有事还是身体不适不能成行他也随之取消了行程问他他说有田先生自己就可以不用说话不发言田先生不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孟彦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宰相制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4584787.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4584787.com/data/11494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4584787.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١?#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30343;?#29992;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delect id="vpukg"><pre id="vpukg"><sub id="vpukg"></sub></pre></delect>
            <em id="vpukg"><ol id="vpukg"></ol></em>
            
            

            <dl id="vpukg"></dl>
            <em id="vpukg"><ins id="vpukg"></ins></em>

            <sup id="vpukg"></sup><div id="vpukg"></div>

              <div id="vpukg"></div>
              <delect id="vpukg"><pre id="vpukg"><sub id="vpukg"></sub></pre></delect>
                  <em id="vpukg"><ol id="vpukg"></ol></em>
                  
                  

                  <dl id="vpukg"></dl>
                  <em id="vpukg"><ins id="vpukg"></ins></em>

                  <sup id="vpukg"></sup><div id="vpukg"></div>

                    <div id="vpukg"></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