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vpukg"><pre id="vpukg"><sub id="vpukg"></sub></pre></delect>
      <em id="vpukg"><ol id="vpukg"></ol></em>
      
      

      <dl id="vpukg"></dl>
      <em id="vpukg"><ins id="vpukg"></ins></em>

      <sup id="vpukg"></sup><div id="vpukg"></div>

        <div id="vpukg"></div>

        葛兆光几回林下话沧桑!!我们所认识的余英时先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40 次 更新时间2019-02-10 13:24:05

        进入专题 余英时  

        ¢ 葛兆光 (进入专栏)  

          

           我和余英时先生见面算是相当晚的。

          

           记得是二七年的十月在日本大阪的关西大学。那一年关西大学授予余先生名誉博士称号同时召开^东亚文化交涉学会 ̄第一届会议我就是在那个简单而隆重的授予名誉博士称号典礼上第一次和余先生见面的。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正如后来余先生常常说的我们好像是^一见如故?#20445;?#22240;为共同话题特别多。那天余先生送我一册刚刚出版的ゞ未尽的才情〃接着就和我天南海北地聊天话题从顾颉刚说起接着说到范文澜、周一良以及冯友兰我不敢说^英雄所见略同?#20445;?#20294;是可以说^关注大略相近 ̄。之所以会这样我当然知道就像余先生笔下的钱穆先生一样^一生为故国招魂?#20445;?#20313;先生的关怀始终在中国所以才特别?#25954;?#21644;我这个来自大陆的学者聊天吧。第二天在去内藤湖南的恭仁山庄参观之前我们又开始聊中国这几十年余先生拿过我的记事本在上面默写了他刚刚所作的ゞ?#20174;?#20116;十周年感赋〃四绝句第二首是^未名湖水泛轻沤池小龟多一网收。独坐钓台君不见休将劫难愁阳谋。 ̄这是讲大陆的事情我当然不陌生便给这一首中的^池小龟多 ̄和^阳谋 ̄作了?#25925;唯?#20004;人相对想起五十年前发生在中国的那场大劫难不免感慨万端。

          

           回到上海和内人戴燕说起与余先生见面。她说一九九三年她在日本京都大学访问的时候就见过余先生。

          

          

           不过读余先生的书?#35789;?#24456;早的事情。

          

           大陆出版余先生的著作最早是一九八七年底的ゞ士与中国文化〃这部书在当时风靡一时引起学界甚至超出学界对^士 ̄的关注。那时大陆正处在叫作^文化热 ̄的大潮流中对?#35808;?#20195;中国文化以及士大夫传?#24120;?#19981;免多以批评为主这主要是无法直接批评专制政治导致的落后转而由传统文化为现实政治担责我曾戏称之为^鞭尸 ̄。余先生对古代士大?#39049;?#21516;情之了解 ̄的研究自然是接续钱穆先生的思路和这个大潮流不很吻合但他对士大夫传统的看法?#20174;?#24403;时文化热中高扬的启蒙思潮和批判意识并不冲突因为他从另一侧面提醒了知识阶层如何关注自己的历史以及知识人如何发掘传统精神用^道?#22330;?#23545;抗^政?#22330;保?#20197;传统中的^不事王侯高尚其?#38534;?#30340;气节给知识阶层保留一些尊严。

          

           不过我最早读到的?#35789;?#26089;些年的ゞ从价值系统看中国文化的现代意义〃。大概是在一九八六年初罢那个时候我刚刚研究生毕?#25285;?#20889;完ゞ禅宗与中国文化〃不久一个?#26412;?#26379;友给我带来一册记得是时报文化公司出版的单行本。前面提到那时候大陆刚?#20806;?#20986;文革噩梦普遍对传统文化导?#38534;?#33853;后 ̄与^专制?#20445;?#26377;深切的反思和激烈的批判这种反思和批判最终引出的大家都知道就是后来的电视专题片ゞ河殇〃。乍看到余先生这本书针对西方^现代之后 ̄指出传统中国文化^正是一种值得珍贵和必须重新发掘的精神资源?#20445;?#24515;里多少有一点不习惯因为大家都期待八十年代的中国能重新续上五四新方向很担心文化上中国重新回归旧传?#24120;?#22240;为旧传统中那种专制与封闭在文革中已经登峰造极让刚?#20806;?#20986;?#35199;?#30340;人们不寒而栗。我那时的?#37027;?#20063;一样所以在一篇评论中我写到自己和余先生看法略有不同觉得^中华民族并不是处在`即将进入现代之后¨的阶段?#20445;?#32780;是^处在迫?#34892;?#35201;迈进`现代¨赢得科学?#38469;?#36215;飞的`临界¨阶段?#20445;?#25152;以还是觉得传统文化^步履蹒跚包袱?#26519;悖?#38500;非它经过一个脱胎?#36824;?#24335;的革命?#20445;─均罢?#20256;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联接〃载ゞ书林〃一九八六年第六期。对钱穆先生到余英时先生这种对传统的^温情 ̄与^敬意?#20445;?#38065;穆先生语多少有一点基于现实关怀的疑惑和忧虑。

          

           不过这种疑惑和忧虑在读到ゞ士与中国文化〃后涣然冰释。我清楚地记得这部收录了八篇有关古代^士 ̄的历史论文集在当时那?#33268;?#38451;纸贵的盛况我的朋友中几乎人手一册而且激起了有关知识分子使命的议论纷纷。众所周知在经历了十年文革知识分子被当作^臭老九 ̄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时代过去之后八十年代知识人确实有一种理想主义、使命意识和昂扬精神。而这部文集中不仅那篇关于^道?#22330;?#19982;^政?#22330;?#30340;论述激励了八十年代^文化热 ̄中知识阶层对政治权力的反抗勇气那篇有关^新自觉 ̄和^新思潮 ̄的史学论文也触动了学界中人对?#35808;沤顱?#22763; ̄传统的自觉反思而那篇针对宗教伦理和商人精神的论述也使得关心中国命运的学者们重新思考和理解韦伯的论述考虑原本同样具有商人精神的中国?#25105;?#22312;现代化的道路上步履蹒跚。特别是在余先生为这部书专门撰写的序文中把中国传统的^士 ̄与近代?#20998;?#30340;^知识分子?#20445;?#29616;在余先生更?#25954;?#29992;^知识人 ̄一词比较指出古代中国的^士 ̄与西方^知识分子 ̄极为相似?#38469;恰?#31038;会的良心?#20445;?#26159;^人类的基本价?#25285;?#22914;理性、自由、公平等的维护者?#20445;?#36825;种对于^士 ̄的历史定位和对于^知识人 ̄的现实要求恰恰和八十年代中国学人的?#38750;?#19968;?#38534;?#26377;时候和台北的朋友聊起来台北的朋友常常会提到余先生^反智论 ̄的论述在戒严时期台湾的冲击意义其实ゞ士与中国文化〃在八十年代对大陆学界的刺激恐怕不比^反智论 ̄一文对台湾的意义?#39134;?

          

           差不多二十五年之后ゞ士与中国文化〃在大陆再版应出版社之邀我给这部在大陆发生深刻影响的著作写了一段推荐词这段推荐词其实就是我反复重读此书的感想。这段话是这样的此一部学术著作?#25105;阅?#22312;当时`洛阳纸贵¨而且在四分之一?#20848;?#21518;还需?#35805;?#20877;版我想这是因为现代中国人仍然会关注`士¨之社会意义如何延续也仍然要思考`中国文化¨如何重建。余英时先生既在历史中考察知识?#24605;?#20854;`道?#22330;?#20063;在现实中反思知识?#24605;?#20854;`担当¨既借深厚的西方历史知识作为参照又有丰富和翔实的中国史?#29616;?#25345;加上彷彿梁任公`?#35782;?#24120;带感情¨的激扬文字给当时的中国学界带来了新的论述风气。 ̄也许很多人读了这部书后会有一个疑问就是对传统文化的^温情 ̄和对士人精神的^敬意?#20445;?#19982;来自西方的现代知识人维护理性、自由和平等之类的普?#20848;柆担?#36825;两方面如?#25991;?#22815;在一个学者心中笔下并行不悖、水乳兼容后来我多次和余先生聊起这一点才渐渐能体会在余先生的心中既有来自对传统文化的历史理解也有来自接受现代的价值观念这一点和我这种生长在大?#20132;?#22659;下的人有点儿不同。

          

           我想这也许与他的人生经验和教育经历相关他?#20161;?#21040;钱穆先生的教育余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作为钱穆先生的弟子尽管与钱先生理念偶有不同但始?#20806;?#25964;和?#27425;?#20182;老师的思想有关这方面可以看ゞ犹记风吹水上鳞〃和ゞ一生为故国招魂〃也受到胡适先生的影响他说他小时候在潜山乡下就读过胡适的白话诗离开潜山后又读了ゞ胡适文存〃他在哈佛的老师杨联陞就是胡适的学生兼密友。他既在中国成长对传统文化有亲身体验和深切理解他又在美国受到专业教育长期浸润于美国的文化环境之中。在他的心中和笔下士大夫以^道?#22330;?#21046;约^政?#22330;?#20063;就是所谓^以道?#25925;董保?#19982;萨依德Edward Saidゞ知识分子论〃所谓^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是局外人、`业余者¨、搅扰现状的人?#20445;?#22810;少可以相通而那种^志于道?#20445;?#23380;子、^?#21563;?#22825;下之?#23613;保?#38472;蕃、范滂、^事事关心?#20445;?#19996;林党人的士人传?#24120;?#22914;果在现代也一样可以转化为对国家和社会的^公共利害之?#38534;?#30340;理性关怀。正如余先生在ゞ士与中国文化自?#39049;?#20013;所说^如果根据西方的标准`士¨作为一个承担著文化使命的特殊阶层自始便在中国史上发挥着`知识分子¨的功用?#20445;?#32780;这恰好是八十年代文化?#28982;?#32773;新启蒙的时代中知识分子的自期和?#38750;鵝?

          

           只是在中国近代以来^士 ̄也就是近代的知识人很不幸正如余先生后来所说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被边缘化 ̄。

          

          

           我也是从研究传统士大夫才开始进入历史学界的。一九八年代中到一九九年代初那一段时间我正热心于研究传统中国士大夫和佛教、道教之间的关系出版了ゞ禅宗与中国文化〃和ゞ道教与中国文化〃和余先生的ゞ士与中国文化〃同属于^中国文化史丛书?#20445;?#37117;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因此后来陆续读了余先生的一些著作对余先生的思路、学识和文?#35782;几?#22806;?#19981;?#20063;格外钦佩便留心收集余先生的著作。

          

           一个很巧的机缘是一九九三年或一九九四年王汎森兄第一次到?#26412;?#32536;于我的弟弟葛小佳和他在普林斯顿的同窗罗志田兄的介绍所以我去机场接他。在?#26412;?#30340;几天里天南海北地聊得很畅快。他知道我?#19981;?#35835;余先生的书但那时在大陆寻觅不易回台北后便委托他弟弟王昱峰先生给我寄来?#35805;?#21488;湾出版的余先生著作记得?#23567;?#20013;国知识阶层史论古代篇〃联经、ゞ史学与传?#22330;P?#26102;报、ゞ方以智晚节考〃允晨、ゞ中国近世宗教伦理与商人精神〃联经、ゞ红楼梦的两个?#28572;P?#32852;经、ゞ中国思想传统的现代?#25925;汀P?#32852;经等。有趣的是在其中一本里无意中夹着一份?#20174;?#26448;料ゞ文化决定论〃是针对连续四天在ゞ中国时报?#24605;?#21103;刊〃上发表的余先生长文ゞ论文化超越〃的批判原本发表在一九九$年三月五日的ゞ自立早报〃作者自称站在本土国际主义Localinternationallysm立场来批判余先生的汉族沙文主义的民族主义立场。我猜想或许这是汎森弟弟偶然留存下来的寄书的时候忘记了。不过无意中随手夹在书中的这篇文章倒让我?#37096;?#21040;台湾对余先生也有很激烈的非议甚至攻击只是这篇文章用^老生常谈 ̄、^工具性 ̄、^扭曲马克斯主义 ̄等来批判余先生说余先生是^典型老一代的中国知识分子 ̄倒也罢了更不像话的是最后一句居然说^余先生请以`平静的?#37027;却?#29983;命的终结¨ ̄。这就不是学术或思想的论辩而几乎是充满敌意的诅咒。但是这篇文章却成为我后?#27425;?#20313;先生ゞ朱熹的历史?#28572;?#20889;一篇书评的缘起这一点我下面还会提及。

          

           ^在没有胡适之的年代里至少我们可以读余英时。 ̄这是大陆知识界一句很流行的话这句话曾被用在拥有上万粉丝不?#20204;?#21364;被封杀的豆瓣一个用户众多的知识社?#28023;?#20313;英时小组?#20445;?#20316;为这个小组的口号和标签。我想这大概说出了很多大陆读者对余先生的印象我当然也不例外。其实大凡读过余先生有关胡适的那本著作的人我相信都会赞同周?#21183;叫?#22312;ゞ自由主义的薪传从胡适到余英时〃─明报月刊〃二一四年十月号那篇文章中说的余先生继承胡适先生接过了^以道?#25925;董?#30340;火炬成为^二十?#20848;?#21069;后辉映的`公知¨典范 ̄。所以在这方面旅?#29992;?#22269;的他与同在域外的西方中国学家显然有别同样研究中国历史面对中国的历史?#37027;?#21644;感受却不同。正如余先生一九七八年回到大陆学术访问后!!这是他离开大陆后唯一一次!!所说的同在大陆考察历史域外中国学家^他们全神贯注的是怎样通过这次访问来推进他们的`专题研究¨或证实或修正他们的`工作假设¨?#20445;?#32780;余先生却怀着别样的?#37027;蕋?#25353;他自己的说法彷彿^千载后的子孙来凭吊祖先所踏过的足迹 ̄。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葛兆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余英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4584787.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4584787.com/data/115019.html
        文章来源学人Scholar 公众号

        3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25351;堯?/p>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戞?#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紕?#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24895;?#36131;。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delect id="vpukg"><pre id="vpukg"><sub id="vpukg"></sub></pre></delect>
            <em id="vpukg"><ol id="vpukg"></ol></em>
            
            

            <dl id="vpukg"></dl>
            <em id="vpukg"><ins id="vpukg"></ins></em>

            <sup id="vpukg"></sup><div id="vpukg"></div>

              <div id="vpukg"></div>
              <delect id="vpukg"><pre id="vpukg"><sub id="vpukg"></sub></pre></delect>
                  <em id="vpukg"><ol id="vpukg"></ol></em>
                  
                  

                  <dl id="vpukg"></dl>
                  <em id="vpukg"><ins id="vpukg"></ins></em>

                  <sup id="vpukg"></sup><div id="vpukg"></div>

                    <div id="vpukg"></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