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vpukg"><pre id="vpukg"><sub id="vpukg"></sub></pre></delect>
      <em id="vpukg"><ol id="vpukg"></ol></em>
      
      

      <dl id="vpukg"></dl>
      <em id="vpukg"><ins id="vpukg"></ins></em>

      <sup id="vpukg"></sup><div id="vpukg"></div>

        <div id="vpukg"></div>

        施劲松 王齐夏鼐的学术与他的时代

        写在夏鼐先生逝世30周年之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0 次 更新时间2019-03-08 21:41:58

        进入专题 夏鼐  

        施劲松   王齐  

        1985年考古第8期报道了夏鼐先生逝世的消息并全文刊发悼文和夏先生传略٣此时距夏先生因病在?#26412;?#36893;世有两个月的时间在夏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上党和国家领导人胡耀邦邓小平赵紫阳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20154;?#26469;花圈全国及全世界许多国家的学术机构与学人包括世界知名学者和国内的普通考古工作者?#23478;?#21508;种方式表达哀悼一位考古学家的逝世引起如此震动这在中国现代学术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中国考古学会联合发布的悼文称夏先生为新中国考古工作的主要指导者和组织者是现代中国考古学的奠基人之一?#34180;?#24764;文评述了夏先生在新中国的考古队伍建设研究规划文物保护对外交流等方面的重大贡献因在甘肃阳洼湾河南辉县湖南长沙等地的发掘而为中国史前考古和历史时期考古奠定的基础以及在中国科?#38469;?#19982;中西交通史研究方面取得的卓越成就在1986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中上述评价被承袭


        2015年科学出版社出版了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考古学卷这部书力图站在今天的立场回顾和衡量上世纪考古学家的工作及成就传文中夏先生善于从世界范围和多学?#24179;?#24230;考虑问题追求国际水平和发挥固有学术传统的治学特点被进一步突显而对夏先生在中国考古学史上的地位的总体评价则与30年前的悼文如出一辙ڡ


        30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弹指一挥间但对于中国考古学?#27492;担?0年蕴含着发展和前进的机遇这种发展成为我们今天回顾和反思夏先生学术成就的契机



        对于专业领域意?#24230;?#28176;增强的当今考古学者?#27492;担?#22799;先生学识的渊博和研究领域的广泛几乎成为一个传奇受因果思维习惯的影响面对一个传奇式的人物我们愿意回顾其成长的心路历程尽管我们永远也?#20063;?#21040;一个自由者成长历程中的决定性因素


        个人的成长在根本上离不开时代的影响夏先生是在新文化运动的直接影响下成长起来的现代专业人士夏先生求学的年代中国正走在从封建帝国向现代国家转型的艰难道路之上以现代西方科学为核心的教育体系已初步建成鲁迅当年走末路学洋务的日子已成为历史上世纪50年代初期夏先生?#36828;?#20102;一份家世与少年时代?#20445;?#20182;从其漫长的青少年时代撷取了三个事实1922年高小一年级时任儿童自治会?#38469;?#39302;主任阅读文学研究会的新小?#23548;?#23567;说月报开始对新文学发生兴趣ۣ卷一第6页1924年在温州十中读书周予同先生教国文选陈独秀新青年发刊词卷一第7页1925年请父亲在?#20301;?#26102;购买鲁迅的呐喊卷一第8页看来夏先生明确意识到他是在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新文化运动?#31508;?#22799;先生自我认同的成长背景他的成长确也得益于新文化运动之后的自由学术风气


        那个时代文化和学术界大家云集夏先生在上海光华大学附中学习时就?#34164;?#32993;适的中国哲学史和张东荪的西洋哲学?#20445;?#22312;燕京大学听钱穆的国文?#20445;?#21518;在清华听钱穆的战国秦汉史?#34180;?#38472;寅恪的晋南北朝隋史?#34180;?#33931;廷黻的中国近代外交史?#34180;?#21333;是日记中抄录的公费留美?#38469;?#25104;绩单上考官的名字就足以令人倾倒国文朱自清英文吴宓中国上古史顾颉刚人类学李济地质学丁文江卷一第265页改革开放以来三四十年代的文化学术地貌学在摒弃了主流意识形态影响?#36335;?#40657;即白的标签式评价之后呈现出了不一样的风采一时间学界大有厚古?#21271;?#20170;之势当然也有如学者葛剑雄所指出的那个时代的学术成就被夸大了争议似乎不小ܡ其实对一个时代的学术成就的科学评估不可一概而论?#24378;?#24597;应该是各学科发展史的课题当我们夸赞三四十年代的学术时我们或许并不是真的看中了那时的学术水准而是思慕陈寅恪为王国维纪念碑题写的那两句话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夏先生1931年在燕京和清华求学时曾阅读大量的马克思?#24515;?#20027;义著作包括哲学之?#29420;E?#20849;产党宣言?#26102;?#35770;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30784;?#31561;经典原著以及考茨基河上肇拉斯基等人的著作如果说在思想改造和文化大革命期间这份书单能够支撑夏先生对进步思想的追求那么在今天它们的存在证明的是其时相对自由的学术氛围


        作为留美预备校清华园的美国校园文化和通识教育理想对夏先生的成长不无正面影响夏先生在博览群书之余经常与同学打网?#39049;排?#21644;郊游虽然他常对自己流连于运动和牌戏深表自责但那不过表明他是一个?#26376;?#24615;极强的人那时的北大可能允许学生偏科但清华则要求新入学学生通过人文学科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基础课以拓宽知识面ݡ在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与秩序井然的学习生活的二重奏之间夏先生的智识得到了拓展这一点正是他日后在考古专业领域中得以自由驰骋的坚实基础


        智识这个词出现在夏先生的早年日记中在不同语境下涵义不完全相同简要归纳有三种用法比?#20808;?#26131;理解的是铸铜之智识?#20445;?#21367;一第382页地理学的智识?#20445;?#21367;二第46页制陶术的智识?#20445;?#21367;二第195页这时的智识?#26412;?#26159;现在所说的知识knowledge?#34180;?#20294;在如智识状态?#20445;?#21367;一第397页受智识及品行之训练?#20445;?#21367;二第143页等处智识当兼?#23567;?#26234;性intellect和知识knowledge之义其内涵应大于知识?#20445;?#22240;为智性?#31508;?#22312;认知基础上进?#26032;?#36753;思考的能力和理解力它和知识水平并不必然地对等广为诟病的中国教育就是过于注重知识的传授而忽略了对智性能力的培养第三种用法为智识分子?#20445;?#20854;间的变化颇耐人寻?#19969;?#26234;识分子首次出现在1931年夏先生阅读陶希圣中国社会之史的?#27835;?#26102;所做的笔记中在那本书中智识分子?#34987;?#32773;是作为封建势力代表的士大夫阶级的?#35272;?#32773;或者是作为?#30333;时?#20027;义奴隶?#20445;?#26234;识分子服务于统治阶级不代表社会的先进力量卷一第32页在1936年的一则日记中记有夏先生对阅读Robin son所著Mind in Making一书的评论说此书叙述吾人智识之?#38472;?#36951;习之深染而力主思想自由之必要书乃欧战初毕时所写表示当时智识分子之见解颇可一读?#20445;?#21367;二第19页这里的智识分子显然?#36745;?#24102;有贬义它应该就是英文in tellectuals的对应词即后来的知识分子?#34180;?#20174;in tellectuals的本意看知识分子的用法并不尽如人意因为它只强调了对知识的占有而忽略了对知识的自由追求亚里士多德说哲学源起于好奇惊赞?#20445;?#20854;实人文科学又何尝不是如此Intellectuals就是这样的群体他们追求知识?#20445;?#20294;这种追求?#31508;前I选?#36229;越于实用功利的目的是为知识而知识?#20445;挥小?#20026;知识而知识的人才是自由者才能真正从运思过程中获得快?#23567;?#22312;这个意义上用知识分子替代智识分子?#31508;?#21017;是对这一群体的贬低在人文领域仅?#23567;?#30693;识而缺乏人文化成历程的人可?#26376;?#33145;经纶但不过匠人而?#36873;?#25152;幸二者的差异已为文化学术界所重视智识分子的用法已经出现在正式出版的书刊之间ޡ


        在培养智识的目标和相对自由的学术空气下良性的学术批评体系正在建立夏先生曾在光华大学附中周刊上就发表吕思?#24682;?#39278;食进化之?#39049;?#30340;商?#19969;P?#23545;食物的进化和茹毛饮血的理解提出自己的看法在清华期间夏先生先是应吴晗之邀担任清华周刊的文史栏主任后与吴?#31995;?#20849;同发起成立了清华大学史学研究会?#34180;?934年5月夏先生在蒋廷黻的指导下完成了毕业论文太?#25945;?#22269;前后长江各省之田赋问题深受?#38469;?#36190;许但他依然发表文章就蒋廷黻1931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近代中国外交史资料辑要一书的体例进行商榷就书中的西历年月日西文原字和标点等加以补正ߡ此类商榷和评论文章在三四十年代夏先生还发表过多篇



        那个群星?#27704;?#30340;年代出现了很多文采和学问兼而有之的人冯至闻一多沈从文钱锺书陈梦家卞之琳他们后来大多花落中国社会科学院与他们相比夏先生并无出众的文采虽然他的文字功?#36861;?#24120;扎实夏先生是摆脱了传统文人气的现代专业人士是走出金石学传统的考古学家这个转变来之不易


        初闻考取留美考古门的一段时间内夏先生对考古学并无兴趣一时间怅然若失卷一第264页265页及至安阳小屯实习夏先生更是感叹自己更?#19981;?#20063;更擅长读书不擅长从事需要组织和管理才能的田野工作卷一第302页第311312页第320页第326页但在中国考古学初创时期人才稀?#20445;?#25152;以夏先生之步入考古门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国家行为?#34180;?#24403;时清华确定由?#37011;?#24180;和李济担任夏先生的?#38469;?#22312;安阳实习时李济和梁思永多次与夏先生商谈未来的学业规划那也是在规划中国考古学的远景蓝图当时夏先生承载的心理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一方面是学界前辈的谆谆教诲和殷切期望另一方面是在内心祈盼在职业以外去找一个可以安心立命的思想或信仰?#20445;?#21367;一第265页的渴望但夏先生最终克服了内心的彷徨从1934年开始阅读李济西阴村史前的遗存一书开始历经1935年春在殷墟西北冈的首次考古发掘至1941年学成归国后的西北考察团的调查和发掘夏先生迅速成长为中国考古学的奠基者之一1950年夏先生任新成立的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逐步开始全面领导中国的考古学研究他主持河南辉县商周遗址长沙战国两汉墓和明定陵等重要考古发掘负责考古学期刊和考古专刊的编辑出版组织新中国的考古发现与研究和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等若干重要论著的编撰等考古学又因存在实际的工作对象和具体的田野活动而不同于其他学科对遗址的发掘规划保护以及相应的人?#25490;?#20859;等?#38469;?#23398;?#24179;?#35774;的重要内容夏先生在这些方面也一直担负着领导职责因此对于夏先生为新中国考古学指导者组织者和中国现代考古学奠基人之一的认识和评价不会因时代变化而改变


        但是学科初创者或许会遭遇到悖论式的命运一方面奠基性工作虽艰难但?#32043;?#25104;效犹如平地拔起的高楼引人瞩目另一方面随着学科向纵深方向发展对学术问题的研究要不断向前推进前人的观点可能会被后人超越奠基者的工作有可能被颠?#30149;?#26367;代或降低到历史意义如自然科学领域中的?#25215;?#25104;就夏先生不仅没有遭遇这种命运而且他的研?#32771;词?#22312;今天看来仍然在学术史上居领先地位


        夏先生的研究工作具有全局意识过去学界更多强调夏先生研究领域的广阔࣬其实他的全局意识与责?#25105;?#35782;更加突出从上世纪50年代以降直到80年代夏先生每隔5年10年或30年?#23478;阅?#20010;时期的考古发现和研究进行全面的总结和展望?#35789;?#22312;文化大革命这样的特殊时期夏先生也在考古复刊的首期总结了60年代后期的考古收获ᡣ80年代夏先生更多地从宏观上思考和认识中国的文明起?#27425;?#39064;(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夏鼐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4584787.com?#25913;?a href="/data/search.php?lanmu=512">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4584787.com/data/115449.html
        文章来源南方文物2015.4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25351;?/p>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١?#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24895;?#36131;若作者或版权人?#36745;?#34987;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21331;?#32593;
        <delect id="vpukg"><pre id="vpukg"><sub id="vpukg"></sub></pre></delect>
            <em id="vpukg"><ol id="vpukg"></ol></em>
            
            

            <dl id="vpukg"></dl>
            <em id="vpukg"><ins id="vpukg"></ins></em>

            <sup id="vpukg"></sup><div id="vpukg"></div>

              <div id="vpukg"></div>
              <delect id="vpukg"><pre id="vpukg"><sub id="vpukg"></sub></pre></delect>
                  <em id="vpukg"><ol id="vpukg"></ol></em>
                  
                  

                  <dl id="vpukg"></dl>
                  <em id="vpukg"><ins id="vpukg"></ins></em>

                  <sup id="vpukg"></sup><div id="vpukg"></div>

                    <div id="vpukg"></div>